东北女人做起来非常爽-穿着丁字裤的婚纱被

交通标识 2021-04-27 17:14

 他们贿赂的对象自然是管辖着南京地面的诸如按察司、按察使等构,眼下南京按察使是成德,就是那位在历史上与他的妹妹两人成月华在北京城被李自成攻破之后一起自缢殉国的兵部武库司郎中。
    由于大夏国的介入,成德兄妹的命运发生了逆转,不仅成德一路高升,最后成为江苏省按察使,经过尼堪改革后,实际上就是江苏省公安厅厅长。
    而成月华,这位才气还超过他哥哥,曾经代替成德参加乡试的奇女子在大夏国占据黄河以北的土地后更是如鱼得水,后来她嫁给了投降大夏国的明国官员周亮工,周亮工后来成为江苏省的左参政,实际上就是常务高官,成月华也跟着他来到了南京,并成了南京女子学校的校长。
    再就是负责南京附近区域的按察司头目牟国俊了,按照权赫等人的理解,大夏的按察司就是以前明国的东厂和锦衣卫的复合体,自然要小心伺候着。
    他们所结交的人物就是按察使成德、按察司指挥使牟国俊,搞定了这两人,基本上就可以在南京横着走了,何况当他们从幕后走出来开始逐步结交这两人时,无论是成德还是牟国俊都没有拒绝的意思,这可是让权赫等人大喜过望。
    这世上,只要用钱能办成的事,那就不叫事。
    以往,若是要在像北京、南京城这样的大城呼风唤雨,必须编制一张从上到下的大网,从大太监到普通东厂番子都要照顾到,寻常衙役也会得到些许好处,然后为了降低达官贵人们的戒心,他们都会时不时将一些看起来是头面人物的人放在台面上,以备官老爷不时驱逐他们以“安定市面”、“稳定人心”之用。
    这样的情形,大夏国的灰衣卫们自然知晓,但由于当时占据整个长江以南实在太快,大夏国各级官府实在有太多的事要做,对于这些并不影响大局的城狐社鼠们一时都忍住了。


    以往,这些暗黑者们对于普通百姓们自然是随意拿捏,明抢暗夺的事情层出不穷,但自从大夏国在江南地区进行土地革命后,他们就不能再干这些事情了,因为大夏国的官府不像大明,若是有哪个农户家里的年幼孩儿不见了,或者财物被抢了,公安局绝对会追查到底,从来没有姑息的时候。
    但有一宗连公安局也头痛得很,那就是数量众多的奴仆阶层。
    当大夏国宣布废除奴籍后,依旧有大量奴仆继续待在以前的大户人家里,但此时大户人家虽然按照大夏国的规定为他们办理了新的雇佣协议,但都是一年一签,到了协议到期时,此时就是主人拿把捏的时候,这些人多半早就失去了田地,大夏国分田地的时候又没有出现,自然没有他们的份儿,他们只能依靠原来的主人,一旦主人觉得奴仆们不合意,便会以不续签协议为理由将他们驱逐出去。
    这些人做奴才惯了,只有少数人能想到依靠自己的双自食其力,大多数人便投入了暗黑者们设置的大网,这里面有酒楼、青楼、乞丐组织、赌场、暗娼等等,当然了,像城隍庙这样的地方也是他们的地盘之一。
    每一年的祀孤日,都是南京城大佬聚会的日子,不过眼前这三人抵达江南已经十年了,自然不可能全部聚在一座城池捞食,眼下,南京城的大佬就是权赫,而田笃实际上是苏州城的大佬,丁骧则控制着南京城、苏州城的粪便大业。
    到了眼下这个节骨眼,由于种种渊源,这几个人已经牢牢结合在一起了,称得上是一荣俱荣一损皆损,他们都会在以其他人为主的城市参股,每年南京城祀孤日就是他们聚会扒拉分成的时候。
    当然了,各地若是有什么好处,也会利用祀孤日的热闹,将那些平时不方便带过来的货物,比如年幼的男女孩童、瘦马、小戏班子一并带到南京来。
    南京,还是这些货物需求最多的地方。
    自然了,这些货物几乎全部是从奴仆群中得到的,在正常的农户群、工匠群,他们已经没有可靠的货源了。
    “诸位”
    几人中,丁骧虽然是粪王,可只有他当过掌柜,懂得算计,而权赫、田笃在北京时都挂过东厂、锦衣卫的名头,在黑道上混更为精通,故此,丁骧就是这几位的大管家,年终盘点、分成的事情都是他来完成的,当然也由他来汇报,主要是向卜世仁汇报。
    这是三人给卜世仁的荣光,否则也不可能将这位二等候的公子牢牢绑在他们的战车上。
    “去年祀孤日直到今日,我等名下产业,对了,按照卜公子的嘱咐,我等按照大夏国的规制成立了金陵贸易公司,所有的产业都挂在这家公司名下,一年中,粮食方面的进项是十万两,没办法,在大夏国平价商铺的冲击下,我等的粮食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不过大夏国的平价商铺只做主粮,我等只得将重心放到辅粮上,能够有十万两的进项,也算是小有收获了”
    “早就是木炭、煤炭,官府都这几项倒是没有干涉,我等利用中的船只、大车往返周转,倒是颇有成效,将安徽省的煤炭运到江南一带,还是有不少进项的,一年就达到了十五万两”
    “再就是其它产业了,自从有了大夏银行,我等以往赚钱最多的当铺高利贷生意就一落千丈,但依旧维持着微薄的利润,因为大夏国银行不收实物,可谁家没有个应急的,也让当铺勉强有些进项,去年四省合起来也只有五万两,对了我这都是大数,有的略超过,有的接近此数”
    “其实最赚钱的还是两大宗,诸位,做正经生意,我等完全做不过那几大家,特别是有着延熹郡王背景的公司,但我等依旧有几大宗颇为来钱的买卖”
    “其一就是这夜香生意,别看他脏臭,可这宗生意却是大夏国官府大力鼓励的生意,我等在四省设置的粪场每天天不亮将各家各户的东西运到城外的指定地点,再卖给农户,虽然钱不多,胜在薄利多销,实际上这才是我等获利最多的买卖,一年可达三十万!”
    刚才,卜世仁一边听着一边在吃菜,听到丁骧说起“夜香”时顿时没有胃口了,不过看在来钱的份儿上,勉强没有发火而已。
    “再就是这人口买卖,在以前的大明,这是仅次于粮食、煤炭的买卖,凡是瞧上的,没有拿不下的,眼下大夏国管的甚严,幸好还给我等留了一个奴仆的缺口,这几年不断有成群结队的奴仆被大户人家赶出来,这倒是给我等创造大大的会”
    “每年从乡下通往城池的奴仆都有几万人,我等拿上几千人就是天大的利润,这些人的儿女虽然也是下人,终究养在大户人家里,都生的白白胖胖的,无论男女,那叫一个俊,卖给青楼、酒楼作为小厮、瘦马、戏班子,转就是几千两的买卖”
    “对了”
    此时卜世仁干脆放下了筷子,“听说,新朝的大官也喜欢养小戏班子,一个小戏班子最少得三千两,这方面的生意没少做吧”
    丁骧笑道:“那是自然,大夏国给官员支付的薪饷奇高无比,浑不似以前大明,都要靠外门子才能养活一家老小,比如布政使这样的高官,一年的薪俸就有三千个银币,两年就是三千两了,他们靠薪俸就能买得起戏班子”
    权赫也笑道:“说笑呢,这年头谁靠薪俸过日子,我等也只是结交了公安局、按察司系统,还有大量的衙门没有涉及到,肯定有其它人巴结孝敬,数目肯定也不少”
    丁骧接着说道:“再就是乞丐、道门、暗娼这些了,虽然不入流,但至少能让将兄弟们养活起来”
    田笃突然问道:“卜公子,按察司、公安局那边没有问题吧”
    卜世仁笑道:“成德、牟国俊都是我大明的旧人,对这一套熟着呢,金陵贸易公司的一成股份已经送给了他俩,他们每年略微动动嘴、抬抬,就进项十万两,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何况这一成股份都是口头上的,并没有白纸黑字写着,都察院想要查也无从下”
    “何况,叔父他老人家虽然没有实职,却还挂着布政使衙门高级参议的职位,官场有什么消息他也会第一时间只晓得,放心吧,对了,老田,听说你这次从杭州弄过来一个小戏班子,都是女子,才十二三岁,各个如花似玉,就在这院子里关着,你这么一说,加上几杯酒落肚,这火气便上来了,干脆叫四个过来陪酒,顺便帮我等泄泻火”
    田笃笑道:“那是自然,不过有一宗我可要事先说清楚,这些女孩子在杭州时已经转卖了几,都已经破瓜了,可不要嫌弃,对了,这次从杭州、苏州弄过来的孩童、女子、戏班子有不少,这次我等齐聚于此,身边可心的人都带着,干脆让他们也乐呵乐呵……”
    权赫也笑道:“使得,那元无极?”
    卜世仁骂道:“他算个屁,若不是我等替他遮掩着,他的真实身份若是被官府知晓了,绝对会推到午门外不是斩了就是绞了,老老实实替我等赚钱才是正经”
    丁骧问道:“他没什么问题吧,流贼都是三五成群的,他还是那里的大人物,投靠卜公子时就他一人?怎么看也不像”
    卜世仁笑道:“在以前,老子身上还挂着锦衣卫千户的世职,底下也有一些新朝上台后暗中投靠过来的,底下扎实得很,元无极的来历摸得清清楚楚,放心吧,没问题的”
    “咳咳”,丁骧轻咳一声,“在将小戏班子叫过来泻火之前,我等还是要将各家大掌柜的分红说清楚,他们私底下都是有见面的,若是相差太大,恐怕起了内讧就不好了”
    卜世仁眼睛骨碌碌转了一下,“他们这次跟往常以往,将总账本都带来了吧,这样,每家一成,可以了,我等也不宽裕”
    “好!”
    ……
    没多久,房间里便不是传出调笑声和女子的惊叫声,而在大殿里,元无极的分发符纸的活动依旧在进行,时下的元无极已经有些头昏眼花,不过他强忍着没有倒下。
    而在后院,各人带来的下平均大约三十人,都是长期跟着他们混的心狠辣之辈,这些人也在屋子里吃菜喝酒,这些人除了是各人的得力下,还几乎是整个江南诸省各城池的头目,这一次,他们咸集于此!

© Copyright © 2019-2020 ycdtyr.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