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共妻h艾丽|紧嫩花唇粗大紫黑青筋浓稠

交通标识 2020-09-05 11:26

但是,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也只能是循序渐进,所以我也并没有太急,先是从一般的穴位上按了起来。

 

神阙、天枢、关元,都是一些腹部的穴位,这些穴位距离敏感部位还有些距离,所以算是比较正常的穴位了。

 

我按着的时候,也在偷偷地观察着梅姐的神态,按这些穴位的时候,梅姐果然没有当时我按髀关和不容时候的那种激情了,但是模样看上去依旧是相当的舒服。

 

这其实就是中医按摩的神奇之处,不同的穴位,按上去,会有不同的感觉。

 

有些穴位会让你觉得受到了刺激,整个人都是有一种很爽快的感觉。

 

而有些穴位,当你按上去的时候,你就会拥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这种轻松的感觉跟那种爽快的感觉是不同的,爽快的感觉会让你觉得特别的爽,会有荷尔蒙旺盛分泌的感觉。

 

但是,这种轻松的感觉,却会让你觉得心旷神怡。

 

“小阳,就这样按,再用点力,这样也挺舒服的。”

 

梅姐的脸上浮现出了那么一丝丝的笑意,我盯着梅姐看着,心里也是挺舒服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丢掉那些肮脏的想法,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给梅姐按一按,也还挺好的啊。

 

我继续按着,又按了一会儿,但是,按摩这玩意儿,终究是不能在一个地方长按的,髀关和不容虽然会让人觉得有种很爽快的感觉,但其实也并不是一种肮脏的穴位,相反,这个穴位,不仅能让你感觉到爽快,更重要的是,还能活跃上下二体,对上,可以防止乳腺增生,乳腺癌的发生,对下,可以防止宫颈癌,宫颈糜烂等一些个病症的发生。

 

所以,我还是决定要按按这两个地方。

 

“梅姐,我要按髀关穴了,可以么?”

 

梅姐本来已经很正常的脸庞,在听到我要按髀关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楞了一下,盯着我看着,有种很不自然的感觉。

 

很明显,梅姐也清楚,髀关穴,就是之前那个让她湿了床单的穴位。

 

我盯着梅姐看着,以为梅姐会不同意,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梅姐羞红着脸,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可以的,小阳,你按吧。”

 

看着梅姐的模样,我最终也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行,梅姐,我按了。”

 

说着话,我就将手指下移,来到了髀关穴上。

 

或许是梅姐太敏感的缘故吧,我只是轻轻按了一下,梅姐就嘤咛一声,整个人的脸上,一脸的潮红,看上去已经有了感觉的模样。

 

对于我来说,这自然也是一件很爽快的感觉了,我暗暗咽了一口唾沫,稍微加重了一些力气,按着髀关穴的穴位。

 

梅姐整个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很是销魂的模样,只是看着梅姐这一副销魂的模样,我就知道,此刻的梅姐,是真的很享受。

我继续按着,没多久,便发现梅姐的裤子已经湿了。

 

不过,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在梅姐的眼中,我可还是那个眼睛看不见的瞎子。

 

梅姐的嘤咛声越来越浪,我开始向上移动,来到了不容穴上。

 

替梅姐按了几下之后,梅姐整个人都是兴奋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我,也是再也忍不住了,我慢慢的身子前倾,凑到了梅姐身旁。

 

“梅姐……”我低声喊了一句。

 

我以为,梅姐应该会像之前一样跟我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那个事儿。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备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梅姐却是突然推开了我。

 

“小阳,别这样,这样不好。”梅姐看着我,一脸慌乱的样子。

 

我一屁股坐倒在了床上,心里却是有些疑惑,我盯着梅姐看着,有些不明白,说道:“梅姐,这……你怎么了?”

 

梅姐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小阳,对不起,梅姐不能接受这些。”

 

之前的时候,其实还是有那么一层窗户纸在,感觉说这种话题,还有些顾忌,但是,现在梅姐这么一说,我就感觉没什么顾忌了,盯着梅姐看着,我说道:“梅姐,我知道爸爸对不起你,欺负了你,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跟爸爸不同,我对梅姐,是真心的,我是真心的喜欢梅姐。”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这么盯着梅姐看着,梅姐竟然是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了。

 

她伸手捂在自己的嘴巴上,微微摇着头,说道:“小阳,你不知道,其实,其实梅姐真的配不上你,别这样了,出去吧。”

 

说着话,梅姐转过了身子,背对着了我。

 

我不知道梅姐的心里到底有什么苦楚,也不知道现在的梅姐,心里到底是在想着些什么,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我必须要将自己心里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就这样盯着梅姐的背影看着,我也是长吸了一口气,随后才说道:“梅姐,自从我妈离开之后,你就一直都在照顾着我,这么多年来,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也记得你帮过我的每一件事情,在我的心里,其实你早就已经是我最亲最近的人了,我不想你受伤,也不想你难过,我想要保护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保护你的,梅姐。”

 

我很认真的说着,感觉自己已经将所有的情绪都是逼了出来。

 

就这样盯着梅姐看着,我在等待着梅姐的答案,一直都背对着我的梅姐,突然之间就啜泣了起来,她微微转头,看向了我,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小阳,真的,这是梅姐听过的最好的情话。”梅姐含着热泪,就那样看着我。

 

说真的,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梅姐的心情今天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的这么差了,但是,在我想来,不论梅姐的心情是多么的差,对于梅姐来说,有些东西,也依旧还是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内心深处的。


© Copyright © 2019-2020 ycdtyr.com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