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深喉窒息翻白眼:婚礼检验新娘是否处

交通标识 2020-09-05 11:24

长得超级有女人味,整个就狐狸精样,眼睛超大,会放电,杨羽都快被电得全身发麻了。

 

    第一节就在认识和聊天中度过了,第二节课杨羽尝试着讲点东西,但是这些女同学压根没听,不是聊天,就是拿杨羽调戏,哭笑不得。

 

    下午的课就没那么满,很多学生要爬山回家,所以放学都比较早,杨羽也带着表妹回家。

 

     到了家里,发现空无一人,小姨她们应该都去山上了吧,表妹见家里碗都没洗,很乖的先准备做家务活,杨羽准备先上楼,备下课。

 

    可刚上了楼,走到表姐门口时,突然听到房内传来了呻吟声,杨羽急忙肃起耳朵一听,这竟然是表姐的声音,表姐正在房内大白天的偷汉子?

 

  那呻吟声起起伏伏,杨羽顿时热血沸腾起来。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有节奏得传来‘嗯,嗯’的呻吟声。

 

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子?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叫唤声如此销魂。

 

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叫唤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巅峰。

 

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下那里硬得都可以把门给顶开了,心想老子晚上一定拿你开荤,反正你也不敢喊。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弄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

 

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

 

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

 

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的叫唤声,还能一睹表姐做那事的样子,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浪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

 

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

 

他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果体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赎!

 

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而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赤果,露着两条析白贤嫩的双腿,一手正在抚摸,嘴中正发着动人的呻吟声。

 

杨羽擦了擦眼,瞪大着双眼,连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错过什么好戏,可杨羽无论怎么转移视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的关键地带。

 

可恶的上衣,杨羽差点骂出来,表姐穿的上衣有点长,几乎都遮住了整个关键地带。

 

    杨羽弯着腰,目不转睛得看着听着,突然,表姐的声音越来越快速,而整个身子完全颤抖起来,只见她那双手频率也是飞速,紧接着,一阵羊癫疯的抽蓄,那抽搐都快要把床给震塌了。

 

表姐整个人的身子都挺了起来,双腿不断地踢着传单,一手紧紧得抓着被单,狠狠得抓着,显然表姐要到快乐巅峰了了。

 

杨羽看得早已经按捺不住,三步变成两步,没几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门前。

 

    砰砰砰!

 

杨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门。

 

表姐媛熙刚兴奋之,整个人软瘫在床上,像个死人一动不动,突然听见敲门声,活活被吓了一跳。

 

   “谁?”媛熙吃惊得问道,急忙到处找内裤,却不知被自己刚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杨羽回答道。

 

   “哦,你回来了啊,我马上开门。”

 

媛熙那个紧张,心中乱了方寸,心想刚才

© Copyright © 2019-2020 ycdtyr.com 版权所有  Sitemap